服务投诉电话:0755-82990070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行业资讯
应用方案
行业资讯
关税不仅是政治策略,也是商业行为
来源:国际电子商情 发布时间: 2019-06-11 09:16:00 浏览次数:1023


对于政治家来说,美国政府的关税策略是一种政治杠杆。然而,对于电子行业的OEM厂商而言,关税是一种商业行为……

“作为一名美国人,我通过对中国征税的意图来看待这个问题。我问自己,这是否有助于我们的社区或整个国家?”电子分销商Sourceability的首席执行官Jens Gamperl表示。“接下来我会问,是否有必要这样做?为什么要这样做?以及这样做的目标是什么?最终,每个企业主都会根据它是否有助于实现自己的目标来评估。作为企业主,我们知道关税会影响业务。”

屡见不鲜

数百年来,关税一直是政治格局的一部分。一般来而言,制造商或其他企业都会设法绕过它。

OEM厂商将其制造业务外包到其他国家,来充分利用较低的税收或劳动力成本。EMS服务商Sanmina公司高级副总裁Gelston Howell表示,如今中国符合这一要求,但过去很多企业要求Sanmina在加拿大、印度和其他地区生产,以满足它们的业务需求。据了解,该公司在23个国家有75个制造工厂。“每年我们都会被想开拓新市场的客户要求做一些新的东西。”他补充说。

巨大的不确定性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关税仍然存在的事实是许多企业的压力源。关税会给全球市场带来不确定性,而这个不确定性会带来风险。运输管理系统供应商Kuebix的创始人兼总裁Dan Clark说:“关税战和相关的不确定性和影响意味着高管们正更多地依赖供应链专业人士和贸易合规人员来重新思考供应链战略和运营,包括:其主要战略重点是什么,管理全球运营风险、了解和减轻关税对公司财务的影响,以及应对持续的业务不确定性和不断上升的全球供应链成本等等。”

捂紧荷包

当然,首先的反应通常是价格上涨,因为制造商试图将成本转嫁给客户。互联产品专业分销商CDM Electronics公司营销经理Robert Grzib说:“我们的许多客户都明白,将会有一波涨价潮袭来。”电信、消费和医疗电子领域的企业感受到了压力,而大部分产品来自国内的军工/航天企业受到的影响较小。

Grzib补充说:“中国的供应商正在以各种方式处理关税问题。一些公司调整了价格表,以适应增加的成本。其他公司则保持现有产品价格不变,但对新订单征收关税。在我们这个行业,指望一家公司承当所有的额外成本是不切实际的。”

无论哪种情况,每个人都感到很痛苦。一部分成本转嫁给像CDM这样的分销商,其他部分则被供应商或OEM制造商吸收。“终端用户也会受到影响,但当产品价格大幅上涨时,除了抱怨一下之外,我没有看到太多的焦虑。”Grzib说。

与此同时,OEM厂商会以更广的视野来考虑成本问题。Howell认为:“关税是完整的总登岸成本分析的一部分。产品的构建需要考虑很多因素,关税可能是10%或20%,但还有许多其他因素。”

而这些其他因素还包括产品的大小、工程的复杂性、物流成本,或者零部件的原产国。

未计成本

除了吸收关税成本之外,许多电子企业也在寻找相关服务商,例如跟踪产品以确保关税合规。“我们正在讨论提高预警,如果发现产品面临关税,我们会调查其他的产品选择,”Gamperl说。“那么你必须确保没有违反法律,最后你要与客户沟通到底发生了什么。它会扰乱我们现有的工作流程。特别是在分销行业,当你试图优化工作流程时,会感受到一些痛苦。”

估算这些活动的成本会令人清醒。例如,大型制造商可能要生产许多种类的产品,每个产品都有一个需要数百个组件的物料清单(BOM)。规模较小的公司虽然生产较少种类的产品,但通常也只有更少的人力来应对这类任务。

结果喜忧参半

关于美国对中国征收关税的影响仍存在疑问。“根据我去年底的一次中国之行,我相信中国确实感受到了生产环境的一些影响,”Gamperl说。“这肯定会对生理和心理上造成影响。”然而,衡量这种影响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他补充道。

与此同时,其他人指出,这给美国带来了高昂的成本。Technology Partners Consulting(TPC)的老板Glenn Hitchcock说:“美国对中国加征关税没有任何好处。如果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它正在破坏市场。尽管政府已推迟征收25%的关税,但业界仍在采取行动,似乎这些关税已经或即将生效。”Hitchcock指出,TPC最近的关税调查发现,超过三分之一的电子行业专业人士看到了关税对需求的负面影响。

此外,Gamperl认为,美国的关税可能成为中国政府的宣传工具。“如果中国经济出现衰退,他们的政治领导层可以拿关税为借口。”

对于现有产品而言,制造业搬迁可能比较困难,很多公司会选择继续留在中国。“如果你在中国已经立足,就很难离开,而且几乎无法全身而退,” Hitchcock说。“我们看到墨西哥的制造工厂在增加。不过,已经在中国存在一段时间的工厂至少还需再保留一段时间,不可能一夜之间全部抽身,这一个过程需要3-5年的时间。”

全球电子OEM厂商对于其新产品在哪里生产有很多的选择。对中国制造的产品征收关税,可能导致企业转移到其他亚洲国家,而不是返回美国本土。目前,台湾、越南和泰国都是提供了很有成本优势的选择。Hitchcock补充说:“我所接触的EMS公司正在尽最大努力不把新业务引入中国。”

不会永远如此

尽管关税对电子OEM厂商而言,是一个可衡量的不利因素,但是大多数人感到欣慰的是,这种政治工具不会永远被使用。“在过去的两年里,人们感觉可能会有一些立法将在几年或几个月内改变关税。”Howell坦言。

分销商也同样乐观。Grzib解释说:“我本人希望很快会达成某种协议,这样关税会减少或消失。此外,我们的二级供应商也指望这个问题能够得到妥善的解决。”

目前,关税及其带来的风险迫使制造商寻求硬件之外的利润来源。Grzib称,从历史上看,当其他关税被批准时,会有一个人为设定价格下限的概念,但是我们现在还没有。(编者按:价格下限是指出售一种物品、服务或者资源的法定最低价格。一般是政府为了扶植某一行业的发展而规定的该行业产品的最低价格。一般那来说,价格下限总是高于该产业自发形成的均衡价格。价格下限高于均衡价格,则代表该物品的供给量则大于需求量。)同时,增值服务将成为大多数企业的未来发展方向,尤其是对电子行业而言。为客户提供服务可以弥补利润,从未提供过服务的公司可能必须学会这样做。


代理品牌
Copyright © 2013 深圳市沛城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汇智创想 粵ICP备11034774号